当前位置:首页 > 地名论坛

我国兴起“改城名 求出名” 专家提醒慎改地名

发布时间:2014年02月28日 阅读次数: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新华网成都11月15日电(记者 田刚)市场经济的今天,地名无疑是一个城市最重要的无形资产之一。杭州、桂林、洛阳、绍兴;扬州、蓬莱、巫山、天水;伊犁、康定、丽江、酒泉……单是听听这些如诗如画的地名,游客就已经心往神驰。在“旅游热”的推动下,“改城名、求出名”之风在中国悄然兴起。

  随手翻阅资料,就可以抄录下十几年来的长长一串改名市县:湖南大庸更名为张家界市、四川灌县更名为都江堰市、福建崇安更名为武夷山市、海南通什更名为五指山市、四川南坪更名为九寨沟县、辽宁锦西更名为葫芦岛市……而且越改越令人拍案惊奇。

  辽宁省铁法市原是铁岭、法库两县各划一部分乡镇设立,故取两县首字命名。然而当地人认为,“铁法”这个名字不但毫无历史文化意义,而且拆开来看就是“金失水去”,于五行不利。于是,这座城市报请批准,于2002年改名叫调兵山市,其理由据说是金代名将金兀术曾经在该市境内的一座山上调兵遣将。据了解,调兵山市还投资兴建了“兀术城”,大力发展金文化旅游。

  1933年,英国作家詹姆斯·希尔顿根据探险者纪实资料,出版了长篇小说《消失的地平线》,描述了遥远的东方有一个叫香格里拉的世外桃源。近年来,将旅游业定为支柱产业的四川省稻城县和云南省中甸县争先恐后地向世人宣布,自己才是英国作家笔下的香格里拉,继而两县展开一场宣传大战。后来,云南中甸县更名为香格里拉县,外国小说里的地名标上中国地图,可谓前无古人后无来者。(完)

地名缘何多变化

  新华网成都11月15日电(记者田刚)中华上下五千年,许多地名都有数千年悠久的演变历史,地名的流变折射着时代发展与历史前进,追溯这些变化轨迹,往往可以发现很多有趣的现象。

  一些历史悠久的名城,往往曾有过不止一个响亮的名字。例如江苏南京市,就曾有过江宁、金陵、建邺、白下、建康、应天等名称。为什么一个地方会有那么多地名?地名又是因何而变?一些地理专家和民政部门人士认为,地名改变虽然有很多偶然因素,但是也有规律可循。直观地看,有几个原因造成地名集中、剧烈地变化。

  一是行政区划制度作出重大变革时。每当国家行政区划的层级和结构发生变革,如从分封制转向郡县制,从州县制转向行省制,以及历代郡、州、军、路、府、道等行政单位的兴废,都造成大量地名更改。

  二是有关行政区划名称的新规定出台时。例如1914年,当时的国民政府要求国内县名不得重复,据资料显示,当时全国重名的县很多,仅新城县就有6个,宁远县、太平县、永宁县各有5个,东安县、定远县、安化县各有4个,结果只保留一个,其余全部改名。以太平县为例,安徽太平县保留(现黄山市黄山区),山西太平县改名汾城县,江苏太平县改名扬中县,浙江太平县改名温岭县,四川太平县改名万源县。

  三是与行政区划名称有关的新政策出台时。如为提倡民族平等,西北地区一些带有歧视少数民族性质的地名被成批更改。例如,甘肃省镇番县改名为民勤县、抚彝县改名为临泽县、平番县改名为永登县,陕西省宁羌县改名为宁强县等。新中国成立后,人们又将一些汉语地名直接改为少数民族语言地名。例如,将内蒙古绥远市改为呼和浩特市(蒙古语:青色的城市),新疆迪化市改名为乌鲁木齐市(维吾尔语:美丽的牧场)。

  汉字简化、标准化也造成了一些地名变动。我国古代有个说法:“南人不认识盩厔,北人不认识盱眙”,极言这两个县名用字生僻。汉字简化、标准化改革后,一些地名大体根据改字不改发音的原则作了调整。例如重庆的“鬼城”酆都县改为丰都县,新疆和阗县改为和田县,陕西盩厔县改为周至县。

  五千多年来,我国行政区划几经沧桑,但总体而言,作为一个地区历史文化的最直接的符号,地名还是保持了相对稳定,一大批地名被世世代代保留下来。大禹时代中国划为九州,其中的五个——青州、兖州、扬州、荆州、徐州,虽然辖区几经变化,但是地名被延用至今。冀州和豫州如今已没有被用作地名,但“转岗”成为河北、河南两省的简称,只有并州和雍州进入了史书。(完)

专家提醒:慎改地名

  新华网成都11月15日电(记者田刚)面对城市间日趋激烈的竞争形势和地名大幅变动的现状,一些地理学家认为,一个地名,无论是赫赫有名还是默默无闻,都包含着丰富的历史文化信息,是长时间积淀的结果。如果仅图眼前的“名山效应”“名景效应”就轻易改掉,恐怕是热闹一时,损失长远。

  近年来,湖南新晃、贵州赫章、贵州水城等地为了争夺“夜郎县”地名进行了激烈竞争,并做了大量准备工作。对此,贵州省文物考古研究所原副所长、研究员宋世坤评价说:“今天的夜郎之争,都是出于发展地方经济的考虑,与研究夜郎没有什么关系。”历史上,汉代夜郎古国面积广阔,在贵州省西部。夜郎国灭亡后,历代中央政府在湖南、贵州等地设立的郡县也取夜郎之名。因此,现在哪个县叫“夜郎”与历史沿袭关系不大。

  然而,从经济角度考虑,城市改名不仅会带来收益,而且会带来直接成本。一个城市改名后,市内门牌、单位牌子、商店招牌、个人名片、信封、电话黄页、工商执照、单位公章、车辆牌照等,都要相应更改,所需费用惊人。

  正是由于一些地方政府和民政主管部门认识到地名改动的多方面影响,所以并不是所有的改名建议都能得到采纳和批准。新疆历史悠久,典故众多,有不少可供“挖掘”的地名。据近几年来媒体披露,“天池”“楼兰”“北庭”等都曾经被民间建议或政府正式申请作为县市改名之选,但都没有得到采纳或批准。

  国务院地名管理条例规定,地名必须保持稳定性,除生僻字、异体字以及带有侮辱性、歧视性等非改不可的地名外,其它可改可不改的地名原则上不改。

  一些专家指出,无论是发展旅游产业还是经营城市,都是一个复杂的系统工程,其中真正起决定性作用的因素是长远发展与眼前利益有机结合的发展规划、科学有序的开发机制、廉洁高效的行政管理和公平公正公开的竞争秩序。改名只是不起决定性作用的普通因素,不可能“一改就灵”。城市发展求名更须求实,改名应当慎行。(完)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